您好, 欢迎访问【菲律宾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新濠游戏中心】网站
原创常识大全_共建网络家园
主页 > G生活的 >我写下这些信给你,是为了让你留在世界上久一点...... >

我写下这些信给你,是为了让你留在世界上久一点......

2020-07-10
浏览次数 285次

我写下这些信给你,是为了让你留在世界上久一点......

二○○九年十一月二十六日

十八个月前,我丈夫因心脏病发作暴毙。当时他在英国家中,我则带着两个儿子在洛杉矶工作,肚子里还怀着老三。

这是非常难以言喻的十八个月,但是此时此刻我却感到那幺一丝幸福快乐。真不敢相信我会这幺说,我无法解释......我是那幺地深爱着他...... 没有他我怎幺可能快乐? 但他已经成为我们的一部分,我们因为他的离世而得到扩张、延伸。当噩耗传来的那一刻,从当时的晴天霹雳到现在的接受所承担,如此大的转变几乎无法想像;我不了解是如何做到的,只知道人类的生命力无穷;这种对生存、健康茁壮的渴望,能够压制任何冲动。

我很幸运,生命中拥有这三个儿子,他们散发出巨大的爱的力量,做什幺都勇往直前、活在当下,也带领我这幺做。这三个小男生是我的老师,就连宝宝把头转向一边,似笑非笑的神情,都会引起我的注意,让我从幻想中回神过来。在我们的新世界里,反思的时间变得所剩无几;这变成一个不停「找事情做」、「找地方去」且饥肠辘辘的世界,充满无穷无尽的疑问,而大部分的问题我都无法回答。

没有人可以与我分享这一切了,这令我喉头哽咽。有朝一日,当我得意地看着三个男孩长大成人,迈向他们的人生旅程、刻凿出自己的命运之路。我的丈夫却无法在此与我一同庆祝...... 这点我连写都写不出来......。他永远看不到儿子们长大成人的一天,他们也不再有机会展现给他看,想到这里我就委屈难平。

希望有朝一日儿子们会很高兴拥有这份记录。要是失落没有带来任何反思,还有什幺意义?

写这些日记,在丈夫过世后成了扶持我的重要力量,也是在我步下这阴晦孤寂的阶梯时,支撑我的扶手。也许,对于那些痛失所爱的人,这份记录也有同样的功效?

二○○九年三月

你离开一年多之后,我重翻日记,温习写给你和关于你的点点滴滴。「写作」是个令人玩味的练习,一开始我抗拒,现在却像呼吸一般不可或缺地写,要我接受你已离开死去这个事实,写作更是必要。

那天我正看着两个儿子上体操课,手机传来你的留言。记得奥提斯特别擅长「天鹅」式;手长脚长的席欧像只精力无穷的小公马,在体操垫上腾跃翻滚。我白天在对面的摄影棚拍片,意外多了个空档,因为剧组要拍摄另一幕戏。马丁,「猴子」,我聆听其中一则你给我的许多甜蜜留言。你爱我、想念我、等不及再见到我,亲吻我怀孕隆起的小腹,恨不得逃离一晚,找个浪漫、隐密的地方,庆祝我们的十週年结婚纪念日。你想和儿子们在海滩上翻滚笑闹,几天后再回到伦敦工作。只要再过九天,我们就可以见到彼此;旅馆机票都订了,计画也都安排了。我把留言删掉,因为你永远会给我更多类似的留言。下一通留言来自你最好的朋友尼尔。

他听起来低沉阴郁,要我打电话给他。那时候打到英国已经太晚,不行,我不会回电...... 太晚了。嗯...... 彷彿有只猴子站在我的肩膀上,要叫我必须立刻回电。为什幺呢? 我本能地走出课室,拨了尼尔的电话号码......

「妳一个人吗?」他说。

「这个嘛,算是吧,别担心,」我说,「儘管说。」

「他们能做的都做了。」他说。

「嗯哼,你指的是?」

「大家都尽全力了。」他说。

「我完全不晓得你在说什幺。猴子,你是在讲猴子吗? 尼尔,怎幺了? 出了什幺事?」

「大家什幺都做了。」他说。

「你他妈的到底想跟我说什幺鬼东西? 我听不懂,你是想跟我说他病了、出了事吗?」

「对...... 他...... 他们一切都试过了......」

「尼尔,别这样,他妈的别这样对我,你在开玩笑,他他他还在对吧?」

我把话说死了,希望他会反驳或否认,别再鸡同鸭讲,我们才能回到正题,讲出完整的发生经过。

「不...... 他没有撑过来。」

「撑过来什幺? 你在说什幺屁话?」我嚎啕痛哭。

我膝盖一软跪了下来,这支笨手机从手中滑落。两名我几乎不认识的女子奔过来,其中一个正在啜泣。我从儿子的体育馆走向休息车时,她们一直站在一旁看着我,知道我在电话上听到什幺消息。这简直是在上演一部电影...... 到处都是休息车...... 这两个女人放在这场景里倒是完美得无可挑剔。我的双腿像果冻般瘫软,直不起来。

不行,不行,快点回神过来。我们不是在拍那种电影,刚刚发生了某件事,我不知道是什幺,让我捡起手机,让我回拨给他。

「南茜,快去帮我接孩子好吗? 他们快下课了,没看到我会担心。」

「好,好的,我要做什幺或跟他们说什幺呢? 要把他们带去哪?」

「厨房,热巧克力,我会打给妳,现在得先打一通电话。」

她正在啜泣,擦拭着鼻子,给予我「勇气」,为我挤出一丝笑容,那是她能留下来给我的正面事物。

也许我该打给猴子,看看他觉得发生了什幺事? 这个嘛,他的手机可能没开,看来他可能没办法再接电话了,噢,看在老天的份上,他当然可以的,他才刚留言给我...... 尼尔是在他留言之后马上打来的...... 他的手机一定还在身边。

我来打给尼尔,按重拨就好。

「到底...... 到底发生了什幺事?」

「小娜,他没有撑过来,大家都......」

「不要大家,不要再跟我说大家了! 他死了吗? 你是想跟我说他死了吗?」

「对,他死了。」

「不对不对不对,不可能,这是不可能的,对不对?」

「没错,的确不可能,但是他没撑过来,大家都......」

「怎幺了? 怎幺了,告诉我、告诉我。」

「心脏,心脏病发作。大家都尽力了。」

「你为什幺一直这幺说? 别这样,这不可能是,他不可能,你怎幺知道? 他现在真的死了? 他在哪?」

「他在......」

我打断:「我得挂了,小朋友回来了。」

我透过窗子,看到一个在前头跑,另一个在后头追,冰淇淋沿着他们的手腕滴下来。奥提斯尖声叫道:「哥哥等我!」他们被带到门口。

我们倒带,倒带到五分钟之前,当时我们什幺都不知道,没有预感,当时我是全世界最幸福快乐的女人。

我就要告诉他们这个晴天霹雳的消息,我...... 我不能对儿子这幺做。马的马的马的! 我抹去泪水...... 不想吓到他们。席欧先踏上来,奥提斯吃力地爬上来,每踏一阶都让他气喘吁吁。

席欧抬起头来,看到我一脸凄然,不禁倒抽一口气,该死,他从来没看过我哭。

「妈咪,怎幺了?」

「进来,进来,把门关上,我有话要跟你们说,咱们先坐下。」

我们紧紧围坐成一圈,面对着彼此。

「我有个可怕的消息要告诉你们。」

席欧:「我知道...... 妳失业了。」

我还真希望是这样呢。现在,我希望他说中了,然后就不用继续说下去。

「不是,宝贝,我倒希望你猜对了...... 把拔死了。」

我勉力说完这句,话一出口,眼前那堵泪一般的墙又塌了下来。

席欧嚎啕大哭;小奥提斯像只鹰一样紧盯着哥哥,扫瞄哥哥的反应后才决定自己该怎幺做。我也是观察着他们,试着握着他们的手度过这段悲伤时刻,急急抓住他们所有小动作跟表情,我多幺想多生出另一个我、把自己切成两半,像只软虫被切断后再长出身体,变成千百亿化身来满足他们的所有需求。他们在我的怀里融化,哀伤恸哭,没错...... 死亡就像分娩,是我们不熟悉的哭嚎;我们全都哭成一团。席欧乍然停住哭泣,奥提斯也是。

「可是妈咪,这不可能啊,这是故事书才有的,不会发生在我身上。」

「我知道,宝贝,我知道。」

「妳确定? 妳怎幺知道?」

「尼尔告诉我的,爸爸心脏病发作。」

「可是把拔很健康啊,他是身材最好的把拔。」

「我知道。」

我们一直说话,他们说了令人惊叹的事情。我已经另外写了下来,也许有一天他们会想看。

我写下这些,是为了让情感多一个宣洩出口吗? 是为了让你活过来,还是终于可以放下跟你道别?

我再也找不回你了,但我觉得有记录下来的必要,写下当时发生的事、状况与经过。要是我的日记遗失或烧毁,这台电脑上也会有纪录,即便我们都不愿重读回顾。

摘自《寄到天堂的情书》

Photo:Thomas Tolkien, CC Licensed.

我写下这些信给你,是为了让你留在世界上久一点......